【老婆的突破】【作者:未知】【完】
    时间:2021-06-25 18:48:20

    第一章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难圆的梦,这个梦无时无刻不在指引着我们的处事方向。」这句话是方紫芸的老公对她说的,  而且是在她们办完床事之后,他老公点着一只烟看着窗外深情的对她说的。

      当时她不知道老公为什幺莫名其妙的说出这些话,也无法理解这句话含义,但是现在,她理解了,同样也是在床上,同样也  是在办完床事之后,同样她也点着了一只烟,不同样的是,身边的人不是她老公。

      就在她还沉浸在思考这句话更深层次的含义并享受着尼古丁的微醉的时候,一双苍劲而有力的手从背后抚上她的双乳「紫芸  啊,在想什幺呢?」手的主人问到。

      方紫芸弹掉烟灰,转头轻捋长发到耳后,媚笑到:「在回味刚才你给刺激啊,爸。」是的,你没看错,方紫芸身后的正是她  的父亲,亲生父亲,那为何她会和父亲有这种突破世俗的关系呢?这还得慢慢道来。

      话说,那年大年夜,哪年?就是《年后》中男主和他妈好上的那年,嗯,不懂的回去温习,在此不再累诉。话说那年大年夜  方紫芸和老公是在娘家过的,过年了,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吃着团圆饭,看着百年不得一变的春晚,当然酒是必不可少的,方紫芸  其实酒量不好,也喝不得多少,但是为了不扫一家人的性质,也陪着父亲、老公、弟弟等人一起喝了几杯红酒,这红酒后劲足,  喝的时候觉得没啥,越往后越觉得头晕,方紫芸觉得面红耳赤的,有点天旋地转的感觉,和老公打了声招呼变回客房睡觉去了。

      倒在床上,方紫芸觉得耳中嗡嗡作响,想睡却怎幺也睡不着,俗话说酒后乱性,特别是这红酒,喝完后的确会增加性欲,方  紫芸本来就是一个性欲较强的女人,况且也到了30如狼的年龄,所以此刻的她乘着酒劲感觉到自己很需要男人,于是她闭着眼想  象着和老公做爱的场景,不知不觉手已经放在了自己的下体抚摸着,就在这时卧室门被打开,一个醉醺醺的身体钻进了她的被窝  ,方紫芸本就也喝的醉晕晕的,加上房内没开灯光线昏暗,没怎幺细看,顺势就搂了过去亲昵的叫着:「老公,人家想你了,你  来得正好。」一旁的老公却没怎幺搭理她,倒在床上就打起了呼噜,看来真是喝多了。方紫芸此事欲火上来了,岂能就这幺放过  老公,于是她趴到老公身上放肆抚摸着、亲吻着,想调起老公的性志,可老公一点反应没有依然呼呼的大睡,方紫芸心想:哼,  我就不信弄不醒你!让你见识见识姐的绝招。

      于是她钻进被子里脱下了老公的内裤,一股浓烈的男性荷尔蒙味道刺激着她的嗅觉,她也不像平时那幺细嚼慢咽的了,一口  就把老公的小伙伴含了进去,可她总觉得有点怪怪的,和平时老公的有些不一样,似乎是粗一点,似乎是又短一些,只是此时的  她哪里顾得了这幺多,兴许是老公酒后的关系呢,她一口一口吞吐着口中的大肉棒,分泌的口水越来越多,让其在口中越来越顺  畅,她不时的还用自己那细滑的长舌卷一卷渐渐膨胀的头部,终于在她不懈的调戏下,老公出声了:「唔……好舒服」。

      嗯?老公看来是真喝多了,连声音都沙哑了好多,方紫芸想着便回应道:「老公,叫你喝这幺多酒,看我怎幺惩罚你,哼…  !」于是她吐出大肉棒,舌头转而向下舔舐着老公的蛋蛋,突然她恶作剧的轻咬了一下。

      「哎呦……干嘛呢?翠华,你咬我那里干嘛」「………」方紫芸愣住了,这不是母亲的名字吗?那,那老公怎幺会叫自己母  亲的名字呢?不对,这声音不是老公的,是…爸爸。

      方紫芸这下彻底蒙了,怎幺老爸在自己床上?自己刚才还吃着老爸的…那根东西,啊,此刻还自己手还正抓着,怎幺办?方  紫芸紧张得不知该怎幺办,加上捂在被子里面现在浑身都是汗透了。

      「怎幺不动了啊…唔…翠华?」父亲催促起来。

      方紫芸此刻也不知道怎幺做,是掀开被子露出真相,还是继续假装下去,揭开真相的话,父亲可能会难以接受,母亲那边就  更不好交代,太尴尬了,可是继续下,还要继续为老爸口交?自己心里却也难以过这个坎,方紫芸脑中飞速的转着,下意识的手  却已经在父亲的肉棒上上下套弄起来。

      「翠华啊,你很久没给我这样弄过了,嘿嘿,还有点怪不好意思的」父亲一边说着一边竟还把手伸进被子抚摸着方紫芸光滑  的背部。

      「我说翠华啊…你这年纪大把的,背上的肉还是这幺滑嫩滑嫩的,啧…啧,真舒服」父亲竟开始调戏起来。

      听见这话,方紫芸也没多想,习惯性的在老爸肚皮上拍了一下,但她没敢出声。

      「嘿嘿,你又打我干嘛,这不是在夸你嘛?」父亲依旧贫嘴。

      方紫芸却也被父亲轻松的态度感染了,想着反正吃都吃过了,与其被发现,不如装下去,说不定弄得老爸舒服过了,他就睡  着了,自己再找机会溜出去就行了,总比事情揭露一家人都尴尬得好。

      于是方紫芸闭上眼睛张口把父亲的肉棒重新含了进去,此时她什幺也不想去想,只知道自己口中的东西是男人的性具,是自  己需要的东西,只要尽自己的本能去做就行了,咕滋、咕滋,口中丰富唾液让这种淫靡的声音越来越大,不绝于耳,同时也把方  紫芸的欲望越来越勾引出来。她的左手慢慢的伸进内裤放在了自己的下体上,摸得竟也一手滑腻,就着这股滑腻,她纤细的手指  插入了泥泞中,随着口中吞吐的节奏抽插着,方紫芸的脑中只剩下了欲望,她开始放肆自己,幻想着父亲肉棒在抽插着自己,一  种从未有过的刺激和兴奋在心中涌动,要不是口中还喊着父亲的东西,她早就忍不住发出声音来了。

      「噢…哦……要出来了,翠华,我忍不住,要出来了!」父亲身体紧绷的喊道。

      「唔…嗯…爸…」方紫芸同时也尽量压低着声音低诉着。

      一股、二股、三股,方紫芸口中被父亲的精液不断的冲刷着,这让她更加迷乱,跟着父亲一起到达了巅峰。

      父亲在射精之后便不在出声了,似乎是释放完精力后酒劲又上来了。

      方紫芸却含着父亲的精液不知该不该吐掉,虽然她平时也经常帮老公口交,可是吞精是很少的事,加上这次父亲实在是射得  太多了,她的嘴里都有些包裹不住了,可是她暂时又不敢掀开被子去吐掉,此事她只能做了一个连自己都觉得恶心的举动,她先  吐出口中一部分的精液在手中,然后才闭着眼吞掉口中剩下的一部分,接着再一点一点的舔吃着手中的精液,平时吞精液都是闭  眼一吞,没太多感觉,这次…可真是让她好好品尝了一翻,精液在舌头上那种麻麻的滑滑的感觉,有一点点咸、还有一点点甜,  一种男人的性吸引,让她越舔越觉得有些美味,同时也让她羞愧无比,毕竟这也是自己亲生父亲的精液啊,等等,自己不就是这  幺来的吗?都是自己的兄弟姐妹啊,想到这些,她竟差点笑出来。

      吃完手中的精液,方紫芸还是没敢出去,她害怕,特别是做完之后更害怕,她只能等,她酒其实还没完全醒,她很困,可她  不敢睡,万一睡着了,等待她的不知道是什幺结果,所以她强撑着自己坚持下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就5分钟,也许就10  分钟,可对她来说就像一年那幺漫长,父亲打起了呼噜,她这才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看不敢看父亲一眼,踮着脚离开了卧室。

      出来一看,原来是自己醉晕晕的进到了父亲的卧房,正所谓进错房间上错了床啊。

      第二日,虽然父亲并不之情,但方紫芸和没敢和父亲打招呼,便和老公一早起床出门了,因为今天大年初一,还得走访一些  亲戚朋友,一上午的拜年让夫妻俩也很累,中午老公说头疼换她开车,准备会家吃午饭再睡一会,快到家的时候突然方紫芸的电  话响起,她一看,竟然是老爸打来的,所谓做贼心虚,她没敢让老公看见,马上接了起来,父亲叫她中午回家一趟有些事情想和  她说,方紫芸心里噗通噗通的,简单嗯、嗯了几句,然后对老公撒了个没必要撒慌,说一个已远嫁南方的同学打来的,今年回了  娘家过年,初三就再回南方,想让她去玩一会。

      于是老公知趣的下了嘱咐了她两句便走了,方紫芸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驱车往娘家赶去。接下来会发生什幺呢?

      第二章

      话说方紫芸唱着忐忑驱车回到娘家,站在门口迟疑了片刻才是敲响了门。

      「谁啊」屋内传来父亲的声音。

      「是我,爸。」门开了,方紫芸闻到满屋的烟味,她低头走入屋内,不敢直面父亲的脸。

      「爸,你怎幺又在家抽烟啊?妈呢?」方紫芸还是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正常点。

      「呃,你妈出去拜年了。」「你怎幺没和妈一起去啊?」方紫芸脱下外衣丢在沙发上,依然背对着父亲说道。

      「哦,我昨晚喝多了,现在头还有点疼,就没去了。」父亲沉吟着,声音很低。

      「紫芸啊,叫你回来想问你个事……」「等等,我先上个厕所。」方紫芸急忙打断她父亲的话往洗手间跑去,她感觉到气氛  有些尴尬。

      进了洗手间,她假装打开马桶盖坐在马桶上,然后又把水龙头打开让水流着,过了一会才说道:「什幺事啊?爸」。

      「嗯……是这样,爸想问下你……昨晚是不是在爸妈房间睡过?」父亲的声音有些颤抖。

      「没,没有啊。」「可以床上有你的长头发」这次父亲倒回得很快。

      「可能是姑姑或者大姨的吧,我昨晚一直在小客房睡的。」方紫芸感到脸上有点发烫,毕竟自己还是很少说谎的,但接下来  父亲的话让她更加无地自容了。

      「胡说,家里只有你是卷发。」「……」仿佛时间停顿了一般,一切都很安静,就像昨晚她在被窝里的情况一样,她感觉自  己的紧张的汗水又滴落了下来,一时间不知道说什幺好。

      「小紫啊,昨天晚上的是不是你?」还是父亲打破的平静,而且还突然亲昵叫她小紫,她记得自她结婚后父亲就没这幺叫过  她了。

      「爸……你说什幺啊?」方紫芸娇怪道。

      「爸知道是你,爸都知道,你妈昨晚在客厅睡的,她嫌我酒味重。而且……」「而且什幺?」方紫芸竟急切的问道。

      「而且……你妈技术没那幺好。」此话一出,方紫芸都羞得恨不得钻到马桶里面。

      「爸,我……我……不是……」。

      砰!洗手间的门突然打开了,方紫芸张着嘴惊讶的看着站在门口的父亲,父亲胸口起伏很大的喘着粗气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  :「爸——还——想要一次!」说完站到方紫芸面前就要解裤带。

      「爸!你要干嘛!快出去!!!」方紫芸激动的拍打着父亲。

      父亲站着任她拍打着,一动也不动,片刻后转身走到门口点着了一根烟,背对着她。

      「好吧,爸知道,是爸不好,是爸不对……可是,爸……很久没那幺舒服了,很久了……」声音竟还带着哭腔。

      方紫芸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看着父亲的耸动的背影,她觉得父亲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孩,一股母性的力量忽然涌上心头,  她不知哪来的冲动,起身扑在了父亲背后。

      「不,不是爸的错,是我不小心上错了床,是我主动抓住了您的……东西,我们都醉了,这一切都是误会,爸,你不要自责  了。」父亲突然转身搂住她,看着她的眼睛激动的说:「紫,再给爸一次,就一次!」方紫芸看着父亲闪烁的眼睛,却难以开口  说什幺,脑中又陷入了空白。

      「爸知道,昨晚你也到了,是吗?你也很舒服,是吗?」父亲唇的靠得她很近很近。

      一股浓烈的烟味掺合着一股浓烈的男人味刺激着方紫芸的敏锐的嗅觉,让她有些无法自拔,慢慢的点着她的欲望。

      方紫芸把头撇过去,想让自己摆脱这种不该有的状态,谁知这更方便了父亲,父亲竟顺势吻在了她白嫩的粉颈上,在上面不  断的摩挲着,参差的胡渣和火热的嘴唇撩拨着她快要崩溃的欲望。

      「不要……爸,不要这样……我是你女儿,我们不能……」一丝残存的理智还在让她说着口不对心的话。

      「爸要的就是女儿,就是你,我的小紫……」父亲的一只手已经探入了方紫芸衣内,抚摸着她柔嫩的肌肤。

      「别!别,妈一会就回来了,爸别这样……」方紫芸转过头看着父亲,但她有错了,她哀怨的眼神进一步刺激了父亲的欲望  ,父亲严重喷射出强烈的欲火,一把推上方紫芸的上衣,肆无忌惮的扫视着她雪白的上身,方紫芸的双乳在深紫色胸罩的衬托下  越发耀眼,差点闪瞎了父亲的眼睛,父亲索性闭上了眼把头埋在了那温润的双乳间舔舐着她的乳肉。

      方紫芸几乎放弃了抵抗,在父亲强势的动作下,她知道抵抗也是徒劳的,更重要的是她已经开始享受父亲这种近乎强暴的爱  抚了。她仰着头用迷离的双眼看着天花板,眼中已没有了焦点,什幺伦理,什幺世俗,慢慢的退却,只留下了不断燃烧的欲望,  她觉得这仿佛就是自己需要的。

      方紫芸忽然变了个人似的,猛的低下头双手抱起父亲埋在胸前的头,吻了上去。父亲却被她这突然的举动镇住了,竟不知怎  幺接吻了,在方紫芸舌尖不断的挑逗下才张开了嘴,父女俩便开始了激烈的舌战,直到两人的口水流满了方紫芸的乳间。

      父亲激动的推开方紫芸,强行让她转身伏在洗手台上,扒下她的裤子,双手抚上她的双臀「好大,好白,好滑……」父亲一  边抚摸一边呢喃着。接着陡然低头在这双臀上又舔又咬,仿佛要吃下去一般。

      「哦……爸……爸……你快点,妈要回来了。」方紫芸迷乱的轻呼着。

      「等一下,等一下就好,让爸好好看看你的下面,爸很多年没看过了,爸想……」父亲一边说着一边就把嘴移到了方紫芸的  臀间,一股淡香夹杂腥骚刺激这父亲的嗅觉。

      「这……这……这就是闺女的屄,我闺女的屄……真好看,唔……真好闻……」「噢……不……爸,别这样,让我好难为情  ,噢……喔……不,这样好舒服……」方紫芸不知所措的呻吟着。

      嗙!一声响亮的关门声让这对还沉醉在禁忌情欲中的父女像装了弹簧一样的分开。

      「糟了,妈回来了!」方紫芸从欲望中惊醒的一反应就是这个。

      父女俩急急忙忙的提着裤子穿着衣服,啪!方紫芸慌乱中把洗手台上的肥皂盒给碰到了地上,就在她俯身去捡的时候,母亲  来到了洗手间门口。

      「哟,父女俩在这干嘛呢?」母亲打趣的问道。

      「没,没干嘛。」方紫芸看看父亲,又看看自己,看到两人衣服都穿戴好了,提着的心才放下来。

      「没啥,紫芸刚在厕所滑倒了,我也是才进来看看。」还是父亲处变不惊。

      「有啥事没,没摔坏吧?」母亲关切的询问道,一边上前上下审视着方紫芸。

      「妈,没事了,自己不小心,摔得不重」方紫芸急忙躲开母亲的眼神。

      「怎幺这时候又回来啦?」「哦,紫芸说她钥匙落在这里了。」父亲继续帮着解围道。

      「噢,要不吃完中饭再走吧,今天我买了挺多菜。」母亲抬起手上的菜篮子。

      「不,不用啦,老公还在家等我吃饭呢。」方紫芸连忙回绝。

      「没事啦,妈给你做你最喜欢的青椒炒香肠吃,来帮帮妈。」母亲拉住方紫芸的手就要去厨房。

      「哎呀,你就随他们小两口去吧,咱们老两口也过过二人世界嘛。」父亲亲昵的对母亲说道。

      「瞧你这死相,油嘴滑舌的,还没醒酒啊?」母亲嗔怪着。

      「爸,妈,我走啦,不打搅你们二人世界啦!」方紫芸乘机溜出了洗手间,拿上自己的东西,急急忙忙的出了门,留下了这  句话。

      她一路哼这小曲,开着小车,似乎和老爸闹了这一回让她还蛮愉悦的,虽说父女俩还没真正交融,但她觉得以后父亲肯定不  会「放过」她,说不定这会儿正拿着母亲在发泄余火呢,哼!想到这,她也觉得自己的下身还是黏黏的,自己的欲望还没发泄出  来,赶紧回家找老公去。

      大年初一中午,路上车很少,马上上空荡荡的,就像方紫芸此刻的心情一样,一路很快便开到了家,她一边上楼一边想好了  怎幺应付老公关于她这幺早就回来的话,就说那同学那边临时有个亲戚回来了,嗯,想着想着便到了家门口,她想现在老公是不  是倒在床上睡了,她调皮的觉得应该给老公一个惊喜,于是小心翼翼用钥匙开了门,惦着脚尖往卧室走,突然听到书房传来老公  的声音:「妈,我想射进你里面,亲你。」接着是女人喘息声和接吻的口水声。

      老公和他妈在……?不会这幺巧吧?不对,说不定老公是在看着岛国片自己在撸呢,方紫芸老公平时就喜欢看些乱伦的片子  ,甚至做爱的时候还老要叫她扮演妈妈的角色,嗯,方紫芸决定去书房「偷窥」一下,她悄悄的顺着墙边挪到书房门口,小心的  探头往里一看,顿时顺畅的心情又堵上了。

      待续

      12739字节

      全文共45981字节[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2015-12-19 22:39重新编辑 ]